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种豆南山的博客

臣本布衣,躬耕垄田;采菊东篱,种豆南山。

 
 
 

日志

 
 
关于我

曾经的沧桑使我知道,那个真正能够和我相守一生的人就在我的等待中,我愿意与她“采菊东篱,种豆南山”。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大 契 丹(电视连续剧文学脚本)(原创)  

2017-05-10 16:18: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集 力挽狂澜

于越大帐外(白天)

阿保机见罨古只举刀向释鲁砍去,上前一把抓住了罨古只的手臂:“叔叔请冷静请冷静!”说着慢慢地放下了罨古只拿刀的胳膊。

阿保机见罨古只放下了胳膊,用右手抱着罨古只的后背:“叔叔消消气,我送你回家。三年以后再做夷离堇也不迟。”边说边抱着罨古只向外走。

罨古只很不情愿地向外走,回头看看释鲁,愤愤地说道:“哼!早晚我要宰了你!”

 

迭剌部贵族蒲古只大帐内(白天)

蒲古只和另一贵族萧台哂在谈论着。

萧台哂:“痕德堇可汗软弱无能,于越释鲁独揽大权,专横跋扈。不但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就连夷离堇耶律辖底也不能和他抗衡。”

蒲古只:“当年耶律狼德等人杀死其父匀德实等多人,险遭灭族之灾。是我以计诱其狼德一党,悉诛夷之。而今,释鲁荣登于越之位,毫无报恩之心不说,反而盛气凌人,不可一世。国事上独断专行,恣意妄为,肆无忌惮,这与当年的狼德何异?

萧台哂:“既如此,不如我们……”说着,双手作砍头状。

蒲古只看了看萧台哂,毫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萧台哂看着蒲古只,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据说辖底当上夷离堇之后,虽然对释鲁言听计从,但是也对他的做法十分不满,表面上恭维尊敬,内心是欲杀之而后快。还有释鲁那个儿子滑哥,满肚子的坏水。他和释鲁小妾偷情的事也就瞒着释鲁那老东西。有一天滑哥偷偷找到我,说是怕他爹知道了他和花姑的事杀了他,还让我替他想办法呢。对了,还有一个人可以利用。”

蒲古只:“谁?”

萧台哂:“罨古只呀!”

蒲古只:“对呀,辖底和释鲁合谋抢了他的夷离堇,他那天公然说要杀了他们二人。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迭剌部大营(午夜)

大营中族人乱作一团。部分营帐起火。一片哭叫和大喊声。

士兵们有的骑马有的徒步,东奔西突,相互撕杀。

有人在喊:“滑哥造反了——于越大人被杀了!”……

 

阿保机大帐内(午夜)

阿保机听到外面的动静和喊叫声,在睡梦中惊醒,匆匆提刀跑出帐外。

 

阿保机大帐外(午夜)

    一个士兵喊叫着向阿保机跑了过来。边跑边喊。

“不好了不好了,滑哥和萧台哂、罨古只领兵冲进于越大人大帐,杀了于越大人,现在去找可汗了,准备——准备——”这个士兵还没说完就昏迷倒了。

“准备什么?准备什么?快说!快说!”阿保机想知道这些叛军想做什么,可怎么也没再叫醒这个于越大人身边的侍卫。他站起身来,正准备要向可汗禀报,这时候,他突然看见叛军大队人马如潮水般向可汗大帐方向涌去。

“啊——不好!”

 

阿保机翻身上马,绕过叛军队伍,向可汗大帐方向拼命打马狂奔。

 

去可汗大帐的路上(午夜)

萧台哂、古只各领自己的亲军和参与叛乱的部将兵丁分路向可汗大帐行进,耶律滑哥不想马上暴露自己的目的没有带自己的亲军,只是躲躲闪闪的跟随在萧台哂、罨古只叛军队伍之中。

滑哥:“大军为什么不快速行进,杀了可汗那狗东西?”

萧台哂“哈哈哈哈……杀了于越释鲁,我已经报了三世之仇,那可汗也是我做的?再说了,没有于越的手令,哪来那么多军队对付我们呀?就凭耶律阿保机那两千亲军,和我们这三路人马万大军比起来,不过是以卵击石。

滑哥:“说的是呀。这次你和罨古只叔叔帮我除掉我爹这远近不分的东西,我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古只:“哈哈哈哈……算了吧,我不用你什么回报的,互相利用吧。我还不知道你呀,你和你爹的小妾花姑通奸,怕你爹知道,这回你借我们的势力亲手杀了你爹,不但不至坏事败露,还能继任你爹的于越之位,可是一举两得呀!”说完又是一阵淫笑。

 

可汗大帐(午夜)

阿保机骑马来到可汗大帐前,对守卫的士兵:“赶紧禀报可汗,我有要事求见。”说着飞身下马。

 

萧台哂、古只叛军已经赶到。

“给我围住大帐,一个也不放过!”契丹贵族萧台哂首先开始发号施令。

 

可汗大帐内(午夜)

大帐内的痕德堇可汗看到外面火光明亮,又有嘈杂的喊叫声,知道发生了变故,惊慌失措,慌忙起身。

阿保机不顾守卫还没来得及通报就冲进了大帐。

痕德堇可汗外面这是怎么了——

阿保机:“耶律滑哥和古只、萧台哂等人叛乱,杀死了于越耶律释鲁,现在叛军已经包围了你的大帐。

痕德堇可汗“他——他们想怎么样?

阿保机:“逼你让出可汗之位事小,恐有杀身之祸。”

痕德堇可汗“你说该怎么办呀?

阿保机:“这些叛军,不过乌合之众。我愿誓死保卫可汗。若依我计,叛军必败。还请可汗立刻退入我挞马部大营暂避。”

痕德堇可汗好,好,就按你说地办。本汗命你率挞马部即刻平叛,如有抵抗,格——格杀勿论。可汗被吓得已经语无伦次了。

 

外面有人大喊:痕德堇可汗,你给我出来,再不出来,我们就冲进你的大帐,杀了你这个怕死鬼!

阿保机命一可汗侍卫出去和叛军对话,和几名侍卫保护着可汗,趁夜色从旁门悄悄离开了可汗大帐。

 

可汗大帐外(午夜)

    可汗侍卫走出大帐,对叛军说道:“今日可汗身体不适,特命我来和诸位大人商议。各位大人如有什么事情先说与我,我会原话转达与可汗再做定夺。各位大人看这样如何?”

萧台哂:“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说了。钦德为可汗这是遥辇氏祖传,八部大人所选,我们本没有意见。可是自从登位以来不仅不为我契丹人所想,却只顾自己吃喝玩乐。汉人杀我边民烧我牧草,他却一味退缩忍让,给予金银财宝美女马匹牛羊加以贿赂,以保平安无事,就连汉人虏了他的儿子,他还要奴颜婢膝,花重金救赎,这样的可汗让我契丹人窝囊到了极点。这种任人宰割的日子不能再继续下去了,我强烈要求可汗必须马上退位,有能力者当之!”

古只:“而今于越释鲁已死,应当马上推选一位新的于越大人,以稳定人心。”

这时叛军中有人喊道:“萧台哂就任可汗我支持!古只就是新于越!……

这么一喊,叛军有些骚动起来。

 

耶律辖底在叛军后面观望然后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贼头贼脑地偷偷溜出了叛军队伍。

耶律滑哥见耶律辖底溜走了,他也悄悄溜走了。

 

就在这时,叛军中有一人说:“你们看!”

就在不远处,有一片火光跳动着向这边奔来。紧接着,隆隆的马蹄声也越来越响,围在可汗帐外的黑压压的叛军全给惊呆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发生了什么。

 

萧台哂:“是耶律阿保机的挞马部来了。来得正好,我们就一并把他们全收拾了。”

古只:“耶律阿保机的挞马部也没什么可怕的,也不过两千把人,给我杀!”

众叛军还未及行动,就听到有一个壮如洪钟的声音从空中传来:“众将官听着,我受可汗之命前来平定叛乱。萧台哂、古只、耶律滑哥等人起兵叛乱,诛杀大臣,残害族人,罪不可赦。其余各位参与其中,必为蒙受欺骗。尔等若能在此放下屠刀,既往不咎;倘若再助纣为虐,定斩不饶。

萧台哂:“不要听他蛊惑人心,给我杀!”

叛军一下四散开来,把耶律阿保机的挞马部两千多人重重包围,双方拼命撕杀起来。从午夜一直血战到了天亮。

 

迭剌部大营外(天亮以后)

    双方交战仍在继续。

叛军虽众,但大多只是为贵族看家护院没有实战经验家奴,怎是挞马部两千精兵的对手,到了天亮,两万叛军死伤过半,挞马部却伤亡甚微。古只、萧台哂自知不敌,开始各自领其亲兵四处逃窜,以保性命。

天一亮,对挞马部更为有利,近者刀剑斩首,远者弓弩射杀,叛军死者堆积如山,血流如漠上之溪。

 

罨古只的叛军溃退至山谷,追兵赶到,不敢应战,刚要逃跑,被一箭射中,当场毙命。为首将校企图遁逃,被乱刀砍死,其余悉数俘获。

 

萧台哂见自己的亲军死的死逃的逃,刚想逃走即被挞马部生擒。押送至耶律阿保机面前。

 

山坡上

耶律辖底背着一个大的布袋子,和他的两个儿子迭里特、朔刮趴在山坡上向下观望。他看到古只和萧台哂的军队被阿保机的挞马部斩杀殆尽,不禁打了个冷战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过了一会儿,他向他的两个儿子挥了挥右手,示意让他们过来看。

耶律辖底用手指着山下对两个儿子迭里特、朔刮“你们看到了吧,要不是爹比别人多长了个心眼儿,今天我们也死无葬身之地了。我们快走吧,不要让人看见。”

大儿子迭里特问:“爹,我们去哪?”

耶律辖底:“还能去哪,先去渤海国躲一躲吧。”

于是,耶律辖底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迭里特、朔刮伪装成盲人,向与契丹临近的渤海国逃去。三人背景,慢慢淡出镜头。

 

可汗大帐外(正午)

痕德堇可汗耶律阿保机并排站立帐门外。大帐前的一棵大树上是捆绑结实的萧台哂,两个挞马部兵士怒目而视,立在两侧。在其周围,还有一大片跪着的贵族萧台哂的族众。最外边由身背弓箭、手持弯刀的挞马部精兵紧紧围住。

阿保机:耶律滑哥、古只、萧台哂、耶律辖底等人起兵叛乱,现在叛军已被我挞马部悉数剿灭。耶律滑哥、耶律辖底在逃,古只已被射杀,奉可汗意旨,将萧台哂三族族众黥面分与各贵族做奴隶(没入瓦里),从此永不改赦。萧台哂身为贵族,勾结奸佞,屠杀大臣,残害族人,罪大恶极,乱箭射死。行刑!

 

迭剌部大营内(傍晚)

滑哥一个人鬼鬼祟祟跑回自己帐中,慌慌张张地四处翻腾,在寻找着什么东西,边找边往口袋里装。

花姑见他回来,匆忙赶了进来:“大人呀,你在找什么?不是说你跑了吗?是回来接我一起走的吧,我就知道你不会忘了我的。”

滑哥一把推开她,“滚开!”仍然继续翻动着。花姑又上前抱住他:“大人,我们快赶紧走吧……”实在不耐其烦的滑哥,回手一刀,花姑仆倒于地,鲜血直流。滑哥一脚把她踢到一边,继续翻动着……

突然,两个挞马部军士冲了进来,扑上去一人抓住他的一支胳膊,将他摁倒在地,用绳子紧紧地捆绑住,拖着他就走。

 

挞马部营帐中(夜)

阿保机、曷鲁二人仿佛在谈论着什么。两挞马军士押滑哥入。

滑哥进入帐中,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大声痛哭不已:“饶命啊饶命啊……这事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呀!都是萧台哂他们教唆我的,我也是被他们蒙骗被迫的呀,我和他们这些贼子不共戴天啊!他们在哪?我一定要杀了他们为我的父亲报仇雪恨啊!他们在哪他们在哪……”滑哥在地上打着滚叫嚷着。

阿保机一把抓住滑哥的衣领:“你说!你说!不是你干的,是谁杀了你的亲生父亲?”

滑哥:“是我,是我杀了我的父亲,可是那都是有人挑唆的呀!”

阿保机:“你说,是谁挑唆你干的?那人在哪?你说!”

滑哥:“萧台哂,古只,他们在哪?他们在哪?哎哟,听说他们已经死于乱军之中了。

阿保机:“什么?死于乱军之中?你胡说!”说着,一把将滑哥摔在地上。

耶律滑哥:“饶命啊饶命啊……”趴在地上哭叫不停。

阿保机心:这个人明明就是在撒谎,可是萧台哂已被处以极刑,此事也无可对证了。这个人极其凶险,不可以刑法威,不可以仁义教,留下必定是祸害。但他毕竟是叔父的亲生儿子呀。我若杀了他,不是和这个不肖子一样没有亲情了吗?

想到这里,阿保机看着曷鲁:“滑哥弑父,实为罪大恶极,本不可恕。他现在已经认罪,就给他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吧,毕竟我们还算是自家兄弟。死罪可免,我看就不要杀他了。但是滑哥这个人一向阴险狡诈,凶狠恶毒,必不能容我,将来会对我不利,一定要严加看管,以防作乱。”

曷鲁:“兄弟你仁慈宽厚,我自当听命就是。至于你的安全,我必时刻提刀侍奉左右,以防不测。”

曷鲁:“带下去,给我严加看管!”

“是!”二军士应声拖滑哥下。

 

可汗大帐内(白天)

阿保机、曷鲁在痕德堇可汗左右,三人坐于大帐正中,契丹八部大人和贵族分列两旁而坐。煮全羊、坛酒、大碗、刀具摆于桌上。

痕德堇可汗“诸位大人,今日之酒乃是为我挞马部军士的庆功之酒。若论头功,当数迭剌部挞马狨沙里耶律阿保机。他不仅平定了叛乱,还救了本汗,也使我契丹八部免受战乱之苦。真是我们的大英雄呀!其次就是耶律曷鲁。为彰显二人平叛之功,迭剌部一再推举,本汗决定,由耶律阿保机出任迭剌部夷里堇,专事征讨;由耶律曷鲁担任迭剌部挞马狨沙里。诸位大人有什么意见吗?

耶律阿保机出任迭剌部夷里堇,也就是我们契丹八部的夷里堇哪!耶律阿保机能征善战,足智多谋,定能扬我契丹之神威的。我赞成!迭剌部一贵族首先表示支持。

“好!好!”

“我同意!”

契丹八部大人也纷纷表示同意。

痕德堇可汗“干杯吧!呵呵呵呵……歌舞!

各位大人及贵族等均斟满一大碗酒,一饮而尽。

穿着十分娇艳的女子上,歌舞开始。

旁白公元901年唐天复元年契丹内部的叛乱平息后,耶律阿保机因功被推举为迭剌部夷里堇兼大迭烈府夷离堇也就是国家的最高军事长官,这一年,他29岁。

    

    村庄,民房

    契丹骑兵到处掠夺牲畜、财物、百姓

旁白:阿保机被推举为迭剌部夷离堇当年,连破北方古蒙古室韦、于厥及奚帅辖剌哥等部,俘获甚众。次年进军中原的河东、代北,攻下九郡,百姓九万五千,驼、马、牛、羊不可胜纪。

 

契丹大军回师途中(夏秋之交 白天

契丹大军回师行进中。

骑兵在前,后面是牵着马和骆驼、赶着牛羊的士兵和俘获的百姓。百姓中,老的老小的小,还有的看上去是一家人,毫不情愿地走在队伍之中。

 

阿保机披铠甲,背弓箭,挎战刀,骑骏马,威武行在军前。挞马狨沙里曷鲁紧随其后。

阿保机:真是痛快呀!这些年,仁恭父子无少长皆屠之,清水为之不流,闾里为之一空使幽、涿之人多亡入契丹。昔日虏我可汗之子纳马五千赎之尚且不肯,只好乞盟纳赂以求之,从此契丹丝毫不敢南进。每岁秋霜落后牧地草场,牲畜多饥饿至死,我契丹尚以良马贿,以换得放。也难怪八部大人对可汗的软弱不满意啊。

曷鲁:当您初为挞马沙里之时,带兵降服小黄室韦,又征伐越兀及乌古、六奚诸族,被称为阿主沙里(可爱的郎君)。从您担任痕德堇可汗的挞马沙里(扈卫官),组建侍卫亲军之后,这支精锐之师,战无不胜,所向披靡。从您出任本部夷离堇以来,仁恭父子无不闻风丧胆,唯恐避之不及。今日俘其乡民,掠其财物羊马,实为天意所归。

 

契丹侍卫亲军营地(白天)

营帐外。各路将帅军校排列整齐。

阿保机:列位将军,自本夷离堇上任以来,诸位王公贵族将校尽心竭力追随本部,东征西讨,屡建奇功。今日凯旋,仰仗列位生死拼杀之能。本夷离堇特依旧制,将所获之众与财物羊马分赐于列位,置于头下,以彰征战之功。

言毕,转身进入大帐。

剌葛(阿保机之弟):我(剌葛、迭剌、寅底石、安端)兄弟四人,自幼与兄长出生入死,所得俘获尽归本部,我等一无所得。今日得胜而归,我等兄弟首功。

剌葛、迭剌、寅底石、安端四人各取所爱者离去。众人无言。

众王公贵族将校各领所得人口、财物、羊马离去。

有人言:跟着现在的夷离堇就是能够让我们扬眉吐气……

 

辽、土二河交汇处,木叶山下(上午,阳光明媚)

辽河匆匆,土河湍湍,二河交汇一处,水流缓缓而下。

两河岸边,丛林茂密,郁郁葱葱。

 

远远望去,从熙来攘往的人群中,飘然走出一队人马。镶着金色太阳图案的五彩穹庐,有一头佩戴着银色光环的青牛辕架,前面有一个中年男子牵引着缓缓而来。前有侍从开路先锋,后有家仆左右侍奉。庐外两旁,一十八位少女分列,或歌或舞,伴庐车欣然徐行。庐中一女子,乃耶律阿保机之妻述律平(小字“月理朵”,汉名“平”),年方二十岁,容颜清秀俊美,气质持重干练;手握腰刀,直视前方。

 

宽阔的河岸绿草悠悠,绿树摇摇。远远处,丛林间一女子乘青牛车悠然而出。偶一抬头,一眼望见述律平车驾迎面而来,左手急拽牛辔,右手扬鞭猛打牛背,掉头匆匆避去。

 

“什么人?追!”述律平喊着,飞身跳出庐外。四名侍从尾随其后,向迎面转弯处追去。在青牛车消失之处周围寻觅良久,未见踪影。

围观者议论纷纷:“难道是地祗显灵,要不怎么会忽然不见?”“青牛车,为何避路而去?……(人们都认为是因为述律平地位尊崇,因此就连地祗神女都要给她让路。因此童谣唱道:“青牛妪,曾避路。”)

篇尾曲起。(定格,本集完。)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6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